原创话剧《特赦》将迎首轮演出 再现“情法之争

发布日期:2018-11-20

  排练场中展示出的双层演剧构造稀释成了两个时空,台上台下的空间结构可能刺激出激烈的交流跟对抗,让人物在冷静的法律表象下满怀情感。导演追求在古代品格的包裹下吐露出民国气韵,即慎重而冷静的演出气质。

  中新网北京11月13日电 (记者 应妮)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民国时代“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热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一直追问和考虑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该剧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家话剧院戏院进行首轮上演。

  作为当代中国剧坛最具创意生产力和品牌价值的戏剧导演之一,李伯男曾独破执导原创舞台剧近六十部,这是他首次与中国国度话剧院配合。“这台戏是坚持事实主义创作的方向与准则的,彰显了‘话剧姓话’特色,从刺客到居士的审讯之路,更是观众思考社会与人心的心灵之旅。全剧存在沉着全面的客观性态度,有着热烈素朴的人文情怀跟理性深沉的法治精神,这在提倡法治社会的当下,具备深入的事实意思。”李伯男等候它成为一部留得下的中国原创法庭大戏。

  据悉,剧组17位演职人员先后前往施剑翘故居、天津市第一中级公民法院等地闭会生活、收集素材,翻看施剑翘案卷宗,与历史专家座谈,深刻理解了“施剑翘特赦案”中民国社会乱象与司法公平、新闻舆论与道德伦理的多重困境,为二度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13日的发布会上,谈及该剧的创作过程,编剧徐瑛感慨万千,“法律是公平正义的守护神,通过对民国奇案的摸索,渴望能让观众从审判过程中感想到公正正义的辉煌。此次剧本可能顺利实现,得感谢民国的报人对庭审过程的详实记录。”他坦言,“情与法之争是人类有了法律的历史以来就始终存在的一个难以定论的话题,其中含有人类至今无解的悖论,这是激发我创作这部话剧的一个起因。”

  剧中施剑翘辩护律师余棨昌的扮演者高发在剧中有着大段的辩论戏,“只管历史上该案是以特赦的方法结案的,但余棨昌本人是不主张特赦的,他认为特赦象征着政府对暴力复仇的认可,会削弱法律权威性,于国家和社会则可能是灾祸。到底该不该特赦?情与法究竟如何平衡?这些都是话剧《特赦》留给观众的思考空间。”(完)

  该剧根据民国切实事件改编。1935年,天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枪击案,一名叫施剑翘的女子将杀父仇人孙传芳射杀于居士林佛堂,随后散发传单发布自首。围绕施剑翘杀人一案,辩控双方在法庭上发展了剧烈的辩论,审理进程反转始终高潮迭起,社会舆论与大众同情在其中也表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让这场围绕情与法之争的杀人案最终以国家特赦的方式结案。

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话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该剧将民国时期“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思索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图为排练现场。 刘关关 摄 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话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该剧将民国时期“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斟酌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图为该剧消息宣布会现场。 刘关关 摄

  施剑翘的表演者江佳奇直言,“戏中人物福气曲折复杂,法庭争辩唇枪舌剑,需要扎实过硬的台词和表演功底。只管以法庭审判为切入点,然而施剑翘也有着心理抵牾和转变,从为父报复与堂兄决裂,到审判后期与丈夫离婚,面对新闻舆论和民众的支持,终极皈依佛门,都有着深刻的人物变革和情感逻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本港台同步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